轩辕无名一直关注着地字号擂台,地字号擂台上的战况正进行的如火如荼,只见进宝所使用的法宝是一把青光四射的飞剑,想来应该是师门长辈所赐的宝贝,看品质已经很接近下品仙器了,看来飞云宗是下了大本钱了。

    而那黑衣女子果然没有使出全力,只是展现出比对手略高的实力,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黑衣女子所用的法宝也只不过是一把很普通的银色飞剑,此时,进宝正使出飞云宗很有名的攻击法决《巴山夜雨》,只见青色飞剑瞬间青芒大盛幻化出一片巨大的青色剑幕把黑衣女子连同擂台整个裹在其中,一道道青色光雨从青色的剑幕中如同真正的暴雨般电射而出,带着呼啸声打向被围在其中的黑衣女子,眼看数不清的光雨就要落在那黑衣女子身上。

    就在围观的众人以为黑衣女子必输无疑之时,只见那神秘的黑衣女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手中那把普通的银色飞剑忽然发出刺眼的白色光芒,那白色的光芒是如此的刺眼,以至于很多人都闭上了眼睛。

    不过,在场的围观者里,还是有些修为高深的修真者,清楚的看到了黑衣女子的动作,轩辕无名就是其中之一,只见那神秘的黑衣女子在进宝所发出巴山夜雨幻化出的光雨即将临身之既,把飞剑收会手中,一震银色的剑身,顿时,耀眼的白光从剑身迸发而出,事出突然,加上进宝里的过于靠近,被赤眼的白光晃的眼前一黑,心中暗道一声不好,可想要变换法决自保已经来不及了。

    只能一咬牙,催动全部的力量希望可以击中目标,轩辕无名不得不感叹,人在危急关头所发挥的潜力是如此巨大,进宝的修为也不过就是合体期的力量,可这一紧张,进宝所发出的光雨竟然接近了渡劫期才能达到的物拟的境界,光雨变的象真正的雨点般呈现透明,以更加密集和迅猛的势头罩向黑衣女子所在的位置。

    可奈何这黑衣女子一开始就已经站在天平胜利的一面了,进宝所发出的“巴山夜雨”看似已经要打在了黑衣女子身上的瞬间,黑衣女子手中白光闪烁中将剑一挥,在身前划了一个小圆圈,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更多的小圆圈随后惊人的一幕出现在轩辕无名眼前。

    一团剑花在黑衣倒女子那不断划着小圆圈的剑尖上暴开,无数的白色光点迎向进宝的“巴山野雨”,而且黑衣女子所发出的白色光点还在互相碰撞出更多更细小的光点,眨眼间,在黑衣女子与进宝所发出的剑雨之间多出了一层闪着白芒的雾气。

    哧…………一声如同火红的烙铁放进水中所发出的声音,进宝所发出的剑雨全部消失在那层白色光雾之中,而且那层白色的光雾在进宝的巴山夜雨消失后变成了一个透明的白色能量护罩,借机撞在进宝前胸上,发出砰…………一声沉闷的响声。

    进宝应声被弹出十几丈远,跌落在擂台之下。

    赤眼的白光消失后,众人只看到百花谷的选手静静站在擂台之上,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只是擂台之上缺少了飞云宗的弟子,四处张望后有人发现那个飞云宗的选手正躺在擂台下面一动不动的不知死活,立刻有几个飞云宗的弟子跑过去救治。

    胜负已经很明显了,就在众人都以为进宝被打黑衣女子打中,这次是凶多吉少了,然而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前去救助的人还没跑到跟前,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进宝忽然手臂动了动,然后就在在众人目瞪口呆,充满诧异的神情中缓缓站了起来,外表竟然是毫发无伤。

    在场的众人中,只有有数的几人知道刚才是那黑衣女子手下留情了,就在白色光雾撞击在进宝的瞬间,光雾发声了奇妙的变化,不由使人对这黑衣女子刮目相看,刚才黑衣女子所展现的修为完全达到了大乘期的境界,只有达到大乘期的修为才能在瞬间把包含强劲能量的攻击性光雾转化成防御性的能量护罩,而进宝只是被能量护罩弹出了擂台,并没受伤。

    坐在评委席上的天心真人再次起身宣布出地字号擂台的胜利者为这神秘的黑衣女子。

    轩辕无名转过头对如玉几女道:“这黑衣女子竟然没使用那个领域,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多亏她手下留情了,要不进宝怕是已经见佛祖去了。”

    如玉等均连连点头。

    轩辕无名再看向人字号擂台,已然分出了胜负,这次是飞云宗这次选手中唯一达到渡劫期的那名弟子,看来也是经理了一场苦战,不过刚才在场的众人都被地字号擂台的激烈战况所吸引,是以几乎没人注意到人字号擂台的胜负。

    接下来,天心真人宣布了人字号的胜利者,接下来各擂台的第二场,第三场比赛相继开始,不过都没再出现更精彩的战况,经过了数场比试,双方个有胜负,不过现在飞云宗明显落在下风,除了那名渡劫期的弟子外,除玉琴、玉香还没上场,其余的六名选手均相继败下阵来,在场的众人,包括那些别的门派的探子门不由对百花谷的实力刮目相看。

    坐在评委席上的天心真人强颜欢笑的应对着花解语时不时的挖苦,心里哪个气啊,可现在事到临头,只能寄希望在玉琴、玉香等弟子身上,此时的花解语心里那个得意劲就不要提了,单看她脸上那灿烂的笑容就知道了,看来今天飞云宗的跟头儿是栽定了,自己多年的夙愿看来就要实现了。

    不过,兴奋之余花解语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奇怪了?玉娘今天怎么如此厉害,小倩今天不知道怎么忽然浑身使不出力气,自己就叫玉娘替小倩上场比试,没想到玉娘如此厉害,看样子比自己也只差一筹而已,平时没发现玉娘的修为如此高深啊,难道是玉娘隐藏了真正的实力,那她究竟是什么人呢?为什么要隐藏实力呆在百花谷呢?”

    花解语一方面心里充满了疑问,一方面也欣喜不已,思量半晌后,暗道:“先不管玉娘的事,等这里事了后,再解决玉娘的问题,眼下比武大赛最要紧。”

    终于伦到玉琴出场了,轩辕无名看去,玉琴的对手是一名黄衣女子,长的二十出头儿的样子,鹅蛋形的脸,细眉细眼,显得非常的秀气,而且看上去感觉身体非常柔弱,竟给人种暴病在身的感觉。

    不过轩辕无名投过去的神念可是很清晰的告诉他眼前这个仿佛一阵大风都能吹跑的黄衣女子实力绝对不在玉琴之下,不有有点替玉琴担心,万一玉琴心软轻敌的话,可就要输掉这场比赛了。

    刚想传音告诫玉琴,身边的如玉轻轻拉了拉爱人的衣袖道:“放心吧,玉琴妹妹可不是粗心大意的人,你看玉琴妹妹的表情就知道了。”

    轩辕无名忙望向玉琴,果然如同如玉所言,玉琴的样子竟是异常谨慎,丝毫没有看轻对手的意思,反而把黄衣女子当做一个很危险的敌人来对待,可以看出来玉琴的心思异常缜密,丝毫不会因外表而看轻敌人。

    把心放回肚里,轩辕无名安心的欣赏着爱妻的第一场比赛,那黄衣女子对玉琴施了一礼后轻声道:“百花谷弟子林玉儿领教高招。”

    这林玉儿的声音也给人软绵绵的感觉,真是太附和她那柔弱的模样了。

    玉琴也回了一礼清脆回应道:“我是飞云宗弟子玉琴,刀剑无眼,你可要小心了。”

    林玉儿也道:“姐姐也要小心了,我可不是看上去那么弱的。”

    说着林玉儿信手一挥,一道金色光影出现在手中,这林玉儿所使的竟是一柄金色长枪,没想到这看上去体弱多病的林玉儿的法宝竟然是修真者中极少有人使用的枪类法宝,不知道她有何妙招。

    娇声对玉琴道:“你看,我真的很厉害的。”说着随手一挥,一道逼人的气劲带着尖啸往天空击去,果然是声势惊人,不可小窥,一般选手多是隐藏实力,以求起到迷惑对手的目的,而这林玉儿竟是刻意的显示出自己的实力,希望玉琴知难而退。

    轩辕无名笑着对如玉道:“没想到这林玉儿竟是如此善良。”( 修神猎艳路 http://www.fgdxs.com/0_764/ 移动版阅读m.fgd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