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无名与五女休息片刻后,穿带好衣物,来到飞云大殿,众人都在等着几人,玄一真君和天心真人、天木真人又嘱咐了轩辕无名和玉琴、玉香几句,然后众人离开飞云大殿走向比武的空地。

    各门派的探子门早早就占好了地方等待着比武大赛开始,百花谷的弟子还没到,天心真人安排好弟子门就座,就等着百花谷的弟子们前来了。

    轩辕无名看向擂台,发现今天的广场上只剩下天字号擂台,其余两座擂台已然拆毁搬走了。过了盏茶工夫,百花谷的弟子门驾驭着飞剑等物来到了比武的空地上空,相继落在地上,花解语一挥手,一道白光闪过,那座白玉小楼依然出现在飞云宗对面空地处,百花谷的弟子相继进入楼中坐好,花解语和天心真人来到高台之上,天心真人对四周的众人道:“我宣布,这次比武大赛的决赛现在开始,比赛采取淘汰制度,胜利者晋级,输的一方直接淘汰,本次比赛只记录冠军一人,但今天的十名选手均有资格进入飞云宗藏珍洞和百花谷虚幻天境。”

    花解语笑道:“天心掌门不要忘记我们先前的约定啊!”

    天心真人也笑道:“当然,我们飞云宗说话向来是一言九鼎,不过鹿死谁手还言之过早了。”

    天心真人话落,右手一抬,一声悠扬宏亮的钟声顿时响起,天心真人道:“比赛开始,请选手们上场。”

    两派剩下来的弟传子们相继走到台前,等候比赛的顺序,花解语对天心真人道:“这十强里只有三名是你们飞云宗的人,不知这决赛如何挑选对手?难道还要抽签,让我们百花谷的弟子先自己淘汰几人吗?”

    天心真人早有计划,笑着对花解语道:“不必再抽签了,这决赛就由你们先派出一人与抽到幸运签的轩辕无名先比试一番,若轩辕无名胜了

    ,则休息一刻钟再由你们派第二人挑战,直到有人打败了轩辕无名,则我们再派第二人上场,反之亦然,不知花谷主意下如何?”

    如此有利与自己的提议,花解语自是不会反对,笑着道:“如此就依天心掌门的意思好了。”

    接下来比赛正式开始,轩辕无名率先登上擂台,台下的五女均用眼神为爱人打气助威,轩辕无名对五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表现。花解语对着台下的司徒明月使了个颜色,司徒明月微点了点头,对一个穿水蓝色衣服的年轻女子点了下头,那身穿水蓝衣服的女子对台上的花解语道:“弟子愿意打这第一阵。”

    花解语道:“去吧红云,你要好好表现。”

    那水蓝衣服女子脆声道:“弟子一定竭尽全力。”

    轩辕无名现在的心情异常兴奋,忍了这么久,终于伦到自己上场了,自己一定要在五位爱妻面前好好表现一下,何况自己还要夺得花解语和司徒明月的身心呢!

    眼前蓝影一闪,一个身穿水蓝色衣服的年轻女子出现在擂台之上,这女子长的实在招人喜爱,一张娃娃脸,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娇俏的瑶鼻配上一张樱桃小口,象个娃娃般使人不忍心伤害。

    那蓝衣女子对轩辕无名施了一礼笑着道:“百花谷弟子红云领教阁下高招,请赐教。”

    轩辕无名看着红云微笑时露出深深的酒窝,更是增添了几分可爱的气质,如此可爱的模样,偏偏身材却是凹凸有致,一副成人的身体配上一张超级可爱的娃娃脸,简直令轩辕无名这爱花之人魂飞天外,眼中只有红云那张招人喜爱的娃娃脸。

    “呆会儿赢了比赛就把她也要过来好了,这样的美人得不到,自己怕是作梦都会后悔的。”轩辕无名想着美事的时候,那红云在打过招呼之后亮出自己轻易不愿使用的得意法宝,台下众人的眼睛瞪的老大,这算是什么东西?

    立刻有人开始议论起来,这个说:“前几场她用的可是一把品质相当好的金沙剑,那叫一个厉害。”还没等他说完立刻有人接过去道:“就是啊!可她现在拿的这算是什么东西啊?难道对手不一样,她的法宝也不一样吗?”另一个人道:“不会是看到这个小子长的俊俏看上人家了吧?要不怎么把招亲的绣球都拿出来了。”“真的是个绣球啊!八成是看上那小子了。”

    台下众人的议论声传进红云的耳朵里,姑娘那个气啊!暗道:“自己最厉害的法宝就是这个绣球了,平时根部不会用,这次是希望打败轩辕无名才特意破例拿了出来,这下可好,自己居然被人家说成花痴了,真是越想越恼,都怪眼前的这个家伙,对就是他,看我怎么教训你。”

    原来红云的得意法宝是一个毛绒绒的大圆球,上面用金色丝线绣着天地两个大大的金字,上面还镶嵌着四条黄色的穗子,这毛绒绒的大圆球不只是什么材料所炼,赤红的球体上笼罩着一层晶莹的红色光晕,看起来和比武招亲所用的绣球除了字不同外一般无二,只是个头儿要大上许多。

    红云顿时把所有的错都算到轩辕无名头上了,手一挥,那红色的绣球发出嗡……的一声异响,带着一溜残影就砸向轩辕无名,而可怜的某人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浑然不知危险已经降临。

    台下的如玉在红云拿出那个红色绣球砸向轩辕无名之时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之色,一边的天雪看到如玉的神色不由紧张的问道:“姐姐,那个红色的绣球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老公他不会出什么事吧?”

    如玉有些犹豫道:“这个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呢?它应该在神界的啊!真是想不通,你知道吗?那个绣球本是女娲贴身之物,当初我还在开天斧中时,盘古经常去找女娲,我那时还看到过女娲拿它驱赶总纠缠她的盘古,这绣球的威力可是不在开天神斧之下,甚至还要强上一些,虽说现在被封印住了大半儿力量,但威力也决不下于仙器,要是被砸到也绝对不好受,不过以老公的特殊体制应该能抗上几下。”

    红色的锈球眼看就要砸到轩辕无名身上之时,红云猛的一挥手,又把绣球收了回来,原来红云看着轩辕无名的眼中满是痴迷和赞赏之色,知道是被自己容貌所迷,但眼神却清澈无比,远不是寻常那些男修真者那龌鹾的眼神可比,只是单纯的赞赏之意,自己若是这般就把他打伤,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轩辕无名浑然不知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还站在那里沉浸在红云那独特的风情之中。

    红云这一收回绣球,更加让台下的议论声加剧,连花解语都有些怀疑红云是不是真的对轩辕无名一见钟情,红云对着发呆的轩辕无名叫了好几声,轩辕无名才回过神来。

    啊……,轩辕无名看着眼前的红云道:“云儿,有什么事吗?”

    红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眼前的男子竟然如此亲密的称呼自己,这如何是好?不知道一会儿他会不会在前面再加上个亲亲两个字?”

    红云低声道:“喂……人家要开始打你了,你怎么还在那里乱想?要是我真的打到你,你可怎么办?”

    轩辕无名看着红云手里的绣球,笑着道:“能被姑娘这般的仙子砸到,我轩辕无名又有何憾,就算被姑娘砸死在下也不会怪罪姑娘的,因为在下已经为姑娘所俘虏,我对姑娘的喜爱,苍天可鉴,日月可证,姑娘是在下所见的最美丽女人之一。”

    红云脸上的红晕更加浓烈了,但还是问道:“不知另几位姑娘是何人呢?”

    轩辕无名转头看向如玉等几女一眼后对红云正色道:“另外的几位便是我的五位妻子,她们在我心中都是最美丽的女子。”

    红云看到轩辕无名看向几女的目光中那海样的深情和万般爱意是那么的热烈,几女看着轩辕无名的眼神也同样的炙热,可见轩辕无名和几女的爱情是多的刻骨铭心,几女那绝世的风姿也令红云心底微震,愿以为肯与人共同分享爱人的女人一定不会太出色,可眼前的几女无一不是绝色佳人,尤其是那一身水粉的女子那高雅的气质更是自己望尘莫及,那金发的美女也同样是难分伯仲,那个面色冰冷的女子也要比自己胜上一分,就是那模样接近的两女比之自己也决不逊色,可见这轩辕无名定是为不可多得的奇男子伟丈夫。

    不知怎么的这个念头竟瞬间在红云心底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越看眼前的轩辕无名越觉的仿佛在那里见过,隐隐给自己一种亲近的温暖感,看着轩辕无名的眼神也逐渐的温柔和炙热。

    轩辕无名看着红云那温柔的眼神,浑身一震,知道这令自己心醉的女子对自己已经是情根深种,迎上红云那炙热的目光,轩辕无名的眼中不断传递着深情,两人的眼神立刻纠缠在一起,碰撞出爱的火花,两人完全沉浸在这温馨的气氛之中。

    众人等了许久,擂台上的两人还是没有动手的意思,就那么呆呆的对望着站在一起,不知道搞的什么鬼。

    如玉看着两人的模样,笑着多雅丽几女道:“我们怕是又要增加一位姐妹了,这个红云模样儿挺招人喜欢的,我们的老公还真是有眼光。”

    玉琴道:“那是当然了,我们的老公的胃口已经被我们惯坏了,一般的女人他怎么可能看得上眼,他能看上的一定不会太差,真不知道我们以后还要再添多少姐妹,不过也好,人多点热闹。”

    评委席上的花解语实在看不下去了,心中暗道:“这个臭无赖又开是调戏女人了,红云可是我的弟子中修为仅次与明月的,怎么心性如此不坚定,这么容易就被那个无赖给弄上手,唉……难道,这个无赖般的家伙真的是我们女人命中注定的克星吗?”

    转头对天心真人道:“天心掌门,你看这……?”

    天心真人心里那个乐啊!小子真有你的。但面上的事还是要做的,起身运功对台上两人轻声道:“你们两人可以开始比试了。”

    声音虽轻但清晰的传进台上两人耳中,轩辕无名和红云均暗叹这声音来的不是时候,彼此对望一眼,均感受到对方和自己一样,红云对轩辕无名道:“我们还是先比试吧。”

    轩辕无名点了点头道:“你尽管攻击好了,我要证明给你看我是个配得上你的男人。”

    看着轩辕无名身上迸发出的惊人气势,红云更是芳心猛跳,觉的自己的选择没错,可赛还是要比的,最多自己手下放点水,找个机会输给他好了。

    轩辕无名看着红云的眼神,坚定的道:“亲亲小云儿,你不要客气,我可不是个绣花枕头,希望你不要放水,我要凭自己的实力赢得比赛,要不我自己都会看轻我自己的,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来吧!”

    红云望着轩辕无名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道:“你要小心些,我的绣球可不是普通的法宝,可是一件仙器。”

    轩辕无名点了点头,摆出了迎战的姿态。

    见心上人心意已绝,红云身上升起一层银色光晕,红色的绣球发出火红的霞光,绣球上那天地两个金色大字猛然射出道道金色光线围绕在绣球表面不住旋转,红金相交,更添威势。

    红云一声娇斥,绣球猛的砸向轩辕无名,轩辕无名大喝一声,身上金光一闪,一层浓金色的护罩把自己包围在里面,竟是要硬接下红云这威力巨大的一击。

    如玉等几女到不太担心,以轩辕无名的实力接下这一击是不会有什么事的,倒是红云自己的脸上显出紧张之色,台下的司徒明月也是一脸的焦急忧虑之色,最令人想不到的是评委席上的花解语眼竟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幸好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擂台上,并没人注意到花解语的失态,只有如玉捕捉到了花解语和司徒明月的表现,嘴角儿露出一抹微笑。( 修神猎艳路 http://www.fgdxs.com/0_764/ 移动版阅读m.fgdxs.com )